当前位置:正文

第八章广告模特儿(一(8/34)

admin | 2020-06-03 18:31 浏览数:
“喂,杨先生,你还记得我吗?”就是刚才称赞我女儿是天生模特儿的美女,其实她自己才像模特儿。我打量着那高挑而骨肉匀称的“衣架子”身形。唔!应该是在哪儿见过的,但始终都记不起来,唯有礼貌的摇摇头。正想继续搭讪,婉媚却恰好从一班疯女孩手上,把小怡抢救了回来。那女孩见了,马上一个转身溜走。老婆看着那窈窕的背影,疑惑的望着我:“她是谁?认识的吗?”我耸耸肩:“不认识的!可能见我英俊,想来泡我吧!”她笑着打了我一拳:“你想得挺美啊!”把小怡塞到我的怀里,说道:“快抱着这个已婚男人的身分证,让人家知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我接过宝贝女,搂着老婆,远远的看着喜气洋洋地周旋在亲朋好友中间的新娘子。再见了!比蒂。祝妳永远幸福!婚宴后,因为酒店的正门太挤了,我便吩咐婉媚走到酒店旁边的横街,等我去取车子。那儿是禁区,不准停车的,不过现在这么晚了,该没关系吧!我刚把车停下来,便后悔了!那熟悉的咖啡色制服映入眼帘,一个交通督导员(俗称咖啡妹)神出鬼没的突然出现。“先生,这儿是禁区,不准停车的!请把车牌(驾驶执照)给我!”我看着那凶巴巴的脸,唯有求情说:“madam,对不起!我很快就会走的了!”“车牌!”冷冰冰的回应。我甩了甩整齐的头发,展露出阳光般的笑容和雪一样白的牙齿,非常酷的说:“madam,请通融一次吧!”“车牌!”(噢!美男计失败了!)这时,老婆刚刚赶到,也娇喘吁吁、我见犹怜的求情:“madam,我们马上就走的了!请通融一次吧!”“车牌!”(噢!美人计也失败了!当然啦,女人对着女人,尤其是一个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哪还会有人情讲!)我心中暗叹,又不见了四百多块!唯有乖乖的掏出驾驶执照。这时,在老婆臂弯里的小怡刚刚睡醒,还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bb的哭声,在幽静的街角中份外刺耳。我和老婆马上又呵又摇的逗她止哭,反而暂时把那恶狠狠的女交通督导员冷落在一边了。我们用尽手上的东西去逗小怡,锁匙、钱包……全都没有用。她的小手偏偏一把抓着我刚掏出来的驾驶执照,她……不再哭了。我和老婆尴尬的看着那呆若木鸡的女交通督导员,她哭笑不得的想尝试从小怡手中取走我的驾驶执照,可是只要她稍一用力,小怡便扁起小嘴像想哭似的,吓得她马上缩手。于是,她一连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最后她放弃了,脸色也变得温柔起来:“好可爱,是你们的bb?”我和老婆好辛苦的忍住笑点点头,她看到我们的尴尬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算了,算了!今次就看在她的份上,放你们一马!”挥手叫我们走。我们舒了口气,一面道谢,一面急急的开车离开。心想,还是小怡的威力最大!“老公,刚才的madam虽然挺凶的,但仔细一看,其实蛮美的啊!而且好像那个什么电影明星?那一出……韩国的!”咦!说来又有些像,是哪一出呢?“八月照相馆?”沈银河是演女警的!她皱着眉头,不像!“我的野蛮女友?”全知贤,够凶!我摇摇头,也不是!“……”我们忽然心有灵犀的对望了一眼,同时地冲口而出:“我老婆是大佬!”哈……哈……!我们忍不住的捧腹大笑。刚合上眼想睡的小怡,被我们的大笑吵醒,小手仍然牢牢的抓着我的驾驶执照,呆呆的望着笑得活像两个傻瓜似的爸妈。“喂,杨先生!你还记得我吗?”美女的鼻尖差不多踫到我的脸颊上了。透过那长外套宽阔的领口,我清楚的感受到隐藏在里面玲珑浮凸的身段的威力。那纤小的比基尼泳衣,根本没法遮盖那些应该遮盖起来的地方。我一边避开那目无法纪的挑逗眼光,一边竭力的把目光从那诱人的胴体上移开,说道:“妳是昨晚的……佩佩的陪嫁姐妹?”眼前的美女,正是在昨晚婚宴上,称赞小怡是天生的模特儿的那位漂亮女孩。“我知你一定会记得我的!我……叫迪琵,是佩佩的表妹。”事实上,像她那么出众的美女,我又怎会这么快便忘记了呢?说真的!和这样一个身材高佻、明眸皓齿,如花似玉的美女兜搭,绝对是件赏心悦事。只是……地方有些不对!这儿是我公司的厕所,男厕!其实,刚才选拔广告模特儿开始时,我已经认出了她。本来也没什么的,可是我总觉得她在出场后,一双媚眼硬像是停留在我身上似的。我给她瞧得心中大乱,幸好大老板和太子爷倒像没有察觉,还看得津津有味。好辛苦的挨过了选拔会,马上趁着休息时间,溜到洗手间清醒一下。怎料,她竟然跟了进来!“杨先生新闻资讯,你这次真的要帮帮我。”说着新闻资讯,还把火辣辣的娇躯贴上来。我连退了两步新闻资讯,背后已经是洗手台了。在退无可退下,我唯有伸手推拒,不知是好运还是霉运,刚好推在那软绵绵的胸脯上。我连缩手都来不及,她的双臂已经箍上了我的颈背。我伸出的双手被夹在我们两人的中间,其实等于压在那胀满软润的胸脯上面。救命!小弟弟马上举起水喉,准备救火!“噢!杨先生,原来你那么坏!”我的反应在我们紧贴着的身体之间无所遁形。“迪琵……先静一静!”我用力想把她推开,她却不肯放开,仍然紧缠着我。“那个角色对我很重要的,你帮帮我好吗?”她的嘴唇几乎贴着我的耳垂,说道。我一面挣扎一面解释:“妳以为我是老板吗?我只不过是个小职员罢了!妳应该去找我的老板才对。”哗!她竟然隔着裤子,抚摸着我竖起的小弟弟,还轻轻咬着我的下颚:“杨先生,你太谦虚了,你也是挑选模特儿的评审啊!”我正想申辩,忽然听到门外有声,登时把我吓得心惊胆战!我们现在的情况如果被人见到,就算跳入黄河,恐怕也洗不清我的嫌疑!我不及细想,手忙脚乱的把她推进最里面的厕所间。才刚关上门,便已听到有人进入了厕所的声音。我缩起双脚坐在马桶上,让迪琵横坐在我大腿。这样一来,我们的脚就不会被外面的人看到了。“李察,你对刚才的模特儿有什么意见?”是太子爷王子杨的声音。李察回应道:“其实,入选的个个都是美女!亨利,还是看你的眼光了!”“我既然问你,自然是想知道你真正的意见啦!我当然不是问你这次应该选哪一个?而是下次该找哪一个来玩玩啊!”“亨利,我知道。今次你早答应了选第一个,那个叫鲁思玛莉的鬼妹仔。她的确是人靓、身材正,一双眼还会发电,可是……”“可是什么?”太子爷说道。“可是你只有一票,要看大老板和杨光那票才能决定啊!杨光是我死党,他那方面我可以替你办妥,但你老爸……”“这倒是个难题,爸爸对洋妞的兴趣一向不大……”太子爷的声音明显有些担忧:“你快替我通知杨光,叫他一定要投洋妞一票!”李察唯唯诺诺的答应了。两人又在品头论足的讨论其它候选模特儿的身材样貌,而且言语露骨,愈来愈不堪。我和迪琵面面相觑,她脸上已写满了失望的神色。“卡擦”的关门声,太子爷他们终于离开了。“妳全听到了,我是帮不了什么的。”我正想把迪琵放下,却发觉她已哭了起来。“迪琵,妳不要哭了。其实妳的表现也不错,可是妳要知道,这一行就是这么现实的。”我安慰她说道。她的眼泪却更多了。“我已经几个月没工作,再也撑不下去了!”她呜咽着:“公司已暗示,如果我这次也失败的话,便要再压我的价钱了,还可能要和我解约。”我从厕纸架抽出一张纸巾给她,让她抹去糊成一片的妆。“我可以做的,只是尽量替妳说项,只是……妳也知道……机会不是很大。”我把她轻轻的放下:“其实我个人认为,妳是蛮适合拍我们的广告的。”迪琵在五个候选的模特儿中,比较没那么妖媚,算是比较适合的人选。“真的!”她的眼睛登时亮了。“慢着!”我怕惹起她误会,连忙澄清说:“那只是我个人的意见,没什么效力的。”泪水又再浸满她的眼眶,她感激的说:“有你欣赏我,我已经很感谢了!我也不求什么,只要你答应会尽力为我争取就成了。”我也不忍心马上令她再次失望,无奈的答应说:“好吧!我答应妳尽力替妳争取就是了。”她感激的望着我,然后突然蹲下身去。在我懂得反应之前,她已经拉开了我的裤炼,掏出了我的小弟弟。我吓了一跳:“迪琵……妳……”小弟弟已陷入一个温暖湿润的空间。她在百忙中向我抛了个媚眼,口齿不清的说:“这……是……订金,事成……后必……定……重酬。”前几天祖儿她们为我作口舌服务时,我还以为她们的技术很好,哪知原来是井蛙之见!现在见识到迪琵的口技,才知道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的口技绝对是第一流的!相较起来,祖儿她们简直像是幼儿园学生的程度。她的小小口腔像个黑洞似的,转瞬间便把我全部吞噬了。强大的吸力,一直拉扯着我的火棒,一下子直冲到底。温软的舌头迅急紧裹着我那迅速暴胀的分身,而且灵活的上下拖动。龙头顶在细小的咽喉,感觉就像捣在花芯上一样的爽。我舒服得闭上眼睛,只能竭力的阻止自己发出满足的喘息。在我的无形鼓励下,迪琵的动作更加激烈了,还配合地把玩着我的春囊。这前所未有的快感,在以往的口交经验之中,还是首次感受到。她飞快的吞吐着,让我的龙头一再撞击在她喉咙的深处。小巧的香舌像条小蛇般,灵活的在我的小弟弟上拖曳着,无孔不入的刺激着每一个敏感带。我像头野兽般粗重的喘息着,双手只能抓着她飞舞的秀发,忘形的享受着她那狂飙的口舌服务。“啊……啊……!”愈胀愈硬的分身在猛烈的跳动,要爆炸了。她感觉到我快要爆发, 吉林11选5走势图便更加用力的吸吮。噢……射了……阳精高速的喷发, 吉林11选5彩票网全部灌进迪琵的喉咙内。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吉林11选5彩票平台跌坐在马桶上, 吉林11选5中奖查询急速的喘着气。迪琵却馋嘴的舔着嘴唇,还乖巧的用舌头替我善后,上下左右的把我的小弟弟舔得干干净净。然后,又温柔的替我把已经缩龙成寸的小毛虫塞回裤内,还顺手帮我拉好裤炼。“蛮不错啊!”她笑淫淫的替我拉好凌乱的领带和外衣,又在我的脸上亲吻了一下,说道:“你的小弟弟令我十分满意!希望他的哥哥也一样不会使我失望吧!”她从袋中掏出一张名片,插进我的口袋中:“记得找我!”跟着,便扭着屁股飘走了。我只懂大口的喘着气,心中仍然惊魂未定。要是刚才刚好有人闯进厕所的话,我的一世英名……因为还未想到如何推搪李察代太子爷的说项,我特地绕远路避开了他,返回会议室。而且,我还要好好的想一想,该如何应付迪琵。事实上,她也是我的首选,如果可以帮她一把,也不失为一件利已利人的事。至于她的酬谢,我虽然心痒痒的,但也不敢奢望了。咦!会议室内的是谁?现在是休息时间,应该没人的啊?我透过门缝窥看,原来是大老板在翻阅着我们的评审笔记。他一定是想事先知道我们的看法。我心里忽然灵光一闪……“王先生、亨利、李察……”会议一开始,我便抢着说:“我想,我应该澄清一下!”他们三个登时诧异的望向我,尤其是李察。他一直没机会和我说话,当然也不能告诉我帮助太子爷拣选他的心水女模了。“其中一个候选人,原来是我认识的。她是我朋友的亲戚,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我留意到大老板的眼中有嘉许的意思:“为免利益冲突,我决定退出今次的投票,以示公正。李察他一直有参与整件事,我的那一票就由他代我投,大家认为好吗?”太子爷登时喜形于色的说:“对!确实应该如此!李察,你说是吗?”“这样吗?……应该……应该的!”李察可不是这样想。其实怎样投这一票是很为难的,他夹在大小老板当中,万一得罪了任何一个,都不是好玩的。我清了清喉咙:“为了公平起见,我在投票前,也不会说出认识的是哪一位。她也不应因为认识我而丧失了机会嘛!王先生,你同意吗?”我望着大老板,说道:“最后,为了避免各人的意见互相影响,我建议用不记名的方式投票。”大老板点头说:“好!这样最公平!那我们现在来投票。我提议这样,我们三个先把自己拣选的模特儿的号码写在纸上,交给阿光。然后逐个说出拣选那人的理由,这样就不会因为受别人影响而改变主意了。”大老板一说完,便叫秘书云妮(还记得她吗?波霸啊!)把纸条分发给太子爷亨利和李察。我看到李察那哭笑不得的样子,怪可怜的。这样安排的话,他连临时改变主意的机会都没有了。我收到他们写好的纸条。太子爷和李察都选了一号。大老板选的却是……三号!我这一铺押对了!由于我主动告知认识其中一位模特儿而放弃了投票,没有了利害关系,我的意见自然显得更加公正有力。大老板偷看了我的评分,等于事先听了我的说项,胜算当然高很多。李察猛向我打眼色,我却东张西望的,装作看不见。大老板说:“由我开始,我选的是三号!”他一开口,太子爷和李察登时面如死灰。“她的气质和我们的广告最为合衬,应该可以充分的表现出我们楼盘的特色。在这方面,其它几个都略逊一筹……尤其是一号,无论外貌气质,根本完全不合适!……”我看到太子爷和李察两个一面听,一面冷汗直冒。大老板说完了一大轮后,问道:“你们都同意吗?”“……”太子爷和李察两人都面如土色,纳纳的说不出话来。是我出场的时候了!我呵呵地笑着说:“噢!真是英雄所见,你们三位的选择竟然都不谋而合!”我把三张纸条翻开。当然太子爷和李察那两张,我已经为他们改了。“真的吗?”大老板有些意外,但却显得十分满意。太子爷和李察两人目瞪口呆的,好一会才懂得如获大赦的舒了口大气,一副死里逃生的模样,叫我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李察已在猛向我打眼色多谢,太子爷则刚抹了一额汗,眼里也有些谢意。之后,他们两人当场“爆肚”,说了一大堆拣选迪琵的理由。听起来倒也龙头是道,像是真的一样!既成事实后,我才说出我认识的原来就是迪琵。大老板一点也没有意外,其它两人自然也不敢有异议了。我惬意的喝着咖啡,这杯咖啡是李察亲自冲给我的。他说我这次救了他一命,还说连太子爷也在谢我呢!要不是大老板忽然把他召了去,说不定他会当众拥吻我,以示谢意。我心中盘算着,该怎样把喜讯通知迪琵。至于她说的报酬……订金已经那么香艳,那报酬岂不是……我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该死的李察却突然冲进我的办公室,打断了我的美梦,还神秘兮兮的关上房门。“怎么了?刚才还未谢够吗?”我带些嘲笑地问道。李察却像死了爸爸似的,哭丧着脸:“阿光,一世人两兄弟,新闻资讯你要多救我一次!”我愕然道:“什么事?事情不是已经决定了吗?”李察说:“你知不知道,大老板刚刚找我说些什么?”我摇摇头。“他要我告诉你的朋友,那个被选中的美女,如果想得到合约的话,必须陪他睡一晚。”“什么?竟然有这样的混帐条件!怎么我会不知道?”我气道。“唉!他明知你的为人。这些脏事当然只会交给我安排啦!”他叹了口气:“可是……唉!”他欲言又止:“事到如今,连不应说的也要告诉你了。太子爷他早已私下答应了另外一位模特儿,连‘上期’也预支了。现在交易告吹,他要我替他善后。”他猛抓自己的头发。“是一号那个惹火的鬼妹吧!”我摇摇头:“活该!那你想我怎样帮你?”他见我有些意动心软,兴奋得不得了:“我就知你够义气,这次真是全靠你了!事成之后,这个月内,你和你的漂亮女秘书的午餐都算我的。”“废话不用说了!快说,要我怎样帮你?”我说道。他双手合十,哀求着说:“很简单!只要说服你的朋友,接受这个新加的条件就成了!”“什么?你的意思是她事先不知道要陪人上床?”我问道。李察苦着脸,摇摇头说:“我根本没想过会选其它的人嘛!”“那不是叫我当皮条客吗?你叫我怎么开口啊!”我道。李察又求又拜的说:“比起我的任务,你的已是优差了!今晚我还要陪太子爷去和那落选的鬼妹讲数呢!唉……早知便……”他忽然停口,一脸的尴尬。“你这衰仔,肯定已经占了人家的便宜了!”我道。“唉!真是‘有早知,没乞儿’了!总之,是一言难尽!”他叹道:“阿光,这次我的命就看你了!”我佯装恼怒:“今世认识到你,肯定是我前世不知作了什么孽!”他已经当我答应了,马上如释重负的说:“那明天等你的好消息了!”“什么?明天?”我骂着,一拳打过去。他马上躲开,连爬带走的跑出了我的房间。临走时还不忘提醒我:“记得明天啊!”踏进黄昏后的“happyhours”,兰桂坊才开始热闹。约定的酒吧座落在斜路近顶端的地方,刚好可以俯瞰半个兰桂坊。我特地选了酒吧门外的露天座位坐下,还随便点了杯“玛天尼加冰”。下班时间过后,在街头巷尾聚集的人群渐渐的多了起来,其中更不乏衣着入时的俊男美女。阳光慢慢的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昏黄的街灯和放纵的嘻笑声。我悠闲的呷着手中的淡酒,溶入了这个香港最热门的“浦点”之中。“喂!你来早了!”我一抬头,看到一身皮衣的迪琵。真有型!黑色的皮外套,里面是贴身的吊带背心和短裙。衬上黑色的高跟长筒靴……和那一头微乱的秀发,简直是绝配。“怎么了?我的脸上长了朵花吗?”她见我呆呆的,二话不说的便在我旁边的位子坐下。我摇了摇头。她的出现至少吸引了附近三、四十个男人的眼光,其中有羡慕的、也有仇视的。不过还是以色迷迷的居多!我笑着说:“妳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嘛!难怪我会看得眼定定的啊!”她娇媚的嫣然一笑,呶着小嘴说:“你们男人都是大色狼!”说着,自信十足的环视四周的街角,向那些仰慕的眼光回着媚眼儿。“先喝点东西才入正题吧!”我扬手招呼侍应,那洋小子马上抢过来为迪琵她写了瓶啤酒,还一直目灼灼的瞪着她,瞇着眼像看穿那伴黑色的小背心似的。迪琵一点也不以为意,还大方的任他窥觊。“好了!言归正传!”迪琵双手支着下巴,期待的看着我:“是不是已经有了结果?是好消息?”我点点头,她登时喜出望外,抓着我的手尖叫起来,惹得附近的人都同时望过来。我当然感到很难为情,可是她却一点都不理会,还跳过来拥着要吻我。我只有向着围观的人耸耸肩,他们见没事,便很快的散开了。“先不用开心。”我挣开兴奋的迪琵坐下:“不错,是挑选了妳,但是有额外的条件!”她皱皱眉,停了下来:“条件?”我把弄着酒杯,不知该怎么开口。迪琵追问道:“不要卖关子了,是什么条件?”“是……”我的舌头像在打结:“是这样的,是新加上去的条件,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快说吧!”她摇着我的手臂。我猛吸一口气,把酒喝光,一鼓作气气的说:“老板说要妳陪他上床!”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就是这个条件?”她说道。“嗯!”我尴尬的垂下头。她竟然轻松的笑起来:“我早知了!”“什么?”轮到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她靠在椅子上,有些无奈的说:“张小姐早向我们暗示了。因此,我们每一个女孩子都有心理准备要用身体交换的了。”张小姐?情儿?她也知道?迪琵脸上的苦涩转瞬即逝,又再堆满了笑靥,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好好的谢你!记得我说过的报酬吗?你想几时收取?”她慢慢的贴了过来。我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叹了口气,然后微笑着向那诱人的眼睛说:“就现在吧!”她吓了一跳:“现在!”我指指台面上的空酒杯:“酒钱妳付!”她狐疑的看着我,不置信的说:“你不用我……”我摇摇头。她不服气的说:“你是不是认为我不够漂亮,还是嫌我太过随便?”我连忙摇手解释:“当然不是!你当然是个大美女,如果连妳也不够漂亮,那些什么香港小姐就全都是‘猪扒’了!”她满意的微笑着。“而且,我也相信妳不会是个很随便的女孩(这句倒有些少掩着良心了!)。说老实的,我连做梦也渴望和妳这般美丽的模特儿上床,只是……如果我也乘人之危,要妳用身体来换取我的帮助的话,那我和他们还有什么分别?”我叹了口气,道:“而且我也说过,我拣选妳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妳是合适的人选!不是为了什么报酬。”“杨先生,你……”迪琵仍然不肯相信。我站起身,向她扬一扬手:“好了,再见。多谢妳的酒。”离开了纸醉金迷的兰桂坊,我回到泊在附近的车子里,心中仍然十分沉重。原来,情儿也知道……“叩……叩……”有人在敲我的车窗。我转头一看,原来是迪琵。我打开车门,她马上跳上车,坐在我旁边。“迪琵?”我搔着头:“我刚才没说清楚吗?我不用妳酬谢我了!”她蛮有趣的望着我:“我知道!但送我回家总可以吧!”“那当然没问题!”我道。我在她的指点下,在中环的横街里猛兜圈子,终于到了她住的地方。原来是在香港公园附近的街上,走路到兰桂坊的话,只不过十多分钟。“到了?”我把车子停下。“要不要上来喝杯咖啡。”她看到我狐疑的表情,笑笑说:“放心,我知道你不在乎我的报酬。”她拉着我的手臂:“……只是喝杯咖啡!”“只是喝杯咖啡?”我呆呆的问道。“真没用!”她又拉又扯的推我下车。迪琵的家原来是个小巧的套房(这附近的租金并不便宜),窗子下面还刚好对着登山缆车的轨道。想不到的是,布置得还挺雅致,一点都不像她的外表。“有空时,我最喜欢坐在窗台上,倾听着缆车上游客的欢笑声。那乐而无忧的声音,真的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似的。”迪琵递给我一杯咖啡,她已经换上了件阔大的罩衫。长长的美腿在罩衫下裸露着,十分养眼。我一看,便舍不得移开眼光了。她噗嗤的笑着,我红着脸,快快的把咖啡喝光,便想起身告辞。她侧着头枕在膝盖,倚坐在窗台上。半个香肩都露在罩衫的领口外,且可以看出她没有穿胸罩。另一条长腿却悠闲的垂在地上,轻轻的踢着。大腿之间那白色的小裤裤,掩掩漾漾的,好不诱人。“你是第一个才刚坐下,便要走的男人!”她挑逗的说。我咳了两下:“你可能低估了自己的吸引力,但我却很清楚自己的自制能力。再不走,我怕会做错事。”我站起来转身开门。她的声音有些哀怨:“其实……你还是第一个被我邀请回来的男人!”我一愕,她的娇躯已经从后紧贴着我。“多留一会……好吗?”她撒娇地说道。“迪琵……我……”我始终还是没有鼓起勇气扭开门锁。她把脸贴在我的后颈,幽幽的说:“我真的喜欢你!”“留下来陪我……好吗?这不是交易,也不是报答,只是和我偶然间遇到的一个心仪的男人,浪漫的一夜情。”她的双手伸前,搂着我的胸膛,樱唇在我的耳背摸索着。“轰隆……轰隆……”窗外传来登山缆车经过的噪音,同时夹杂着一阵无忧的欢笑声。我忽然感受到她心底的孤寂。“迪琵……”我转过身,赫然发现,原来她已经泪流满面了。我温柔的把她搂入怀中。我们倒在宽敞的床褥上,我的手已经埋藏在迪琵的大罩衫下面,探索着那标准的衣架子身材。她的乳房不算大,应该比婉媚还小一些,但却十分结实,相信是时常做健美操的成果。峰顶小巧的蓓蕾在我的抚摸下,迅速的胀硬,玉臀也开始不甘寂寞的在我的胯下磨着。我沿着修长的腰身,按在没有一分赘肉的小腹上。在她的肚脐上,还摸到了枚心形的脐环。此时,纤薄的小内裤早已经湿了。我探手内进,在春雾弥漫的密林中,找寻隐密的桃花源。手指小心的分开湿湿漉漉的肉唇,慢慢的侵入紧小的肉洞中,在花径内渗出的汹涌的蜜液中沐浴。迪琵紧张的抓紧我的手,扭着头向我索吻,结实的屁股更抵在铁一般硬的分身上,上下的扭动着。我才挖了一会,迪琵的身体忽地一阵颤抖,一股灼热马上沾满了我的手,她泄了。窗外又掠过缆车经过的声音。“好舒服……你手的技巧真好。”迪琵卷在我怀里喘着。“现在轮到我了。”她爬起来,举手脱去大罩衫。美丽的胴体在窗外透进的街灯下,镶上了一条漂亮的金边。在她站起来脱下内裤的时候,长腿之间的茸茸柔丝,更构成了一幅最香艳的剪影。她慢慢的在我腿间蹲下,为我释放出跃动的火龙,再一次的把我吞噬。噢!又是那令人一试便难忘的销魂感觉!小香舌用力的舔着龙头下的肉棱,又仔细的在分身顶端的马眼处,慢慢的旋转着。她双颊深深的凹陷,猛力的吸吮着。樱唇还箍的紧紧的,任凭分身飞快的进出,也没有留下半点空隙。坚硬的龙头给深深的吸进娇小的喉咙里面,冲击着娇嫩的咽喉。春囊上的肉褶也给她的玉手,技巧的玩弄着。我闭上眼专注的享受着,尽力忍着马上爆发的冲动。可是,这次我也支持不了多久,很快便在那樱桃小嘴里溃不成军了。我低喊着,在她细小的口腔内,奉献出一股股炽热的浓精。她这次也照单全收,全部吞进肚内,一滴也没有浪费。“我们再来一次。”她舔着唇边的余精,妖媚的笑着爬到我的身上,用温暖湿润的肉丘,夹着我半软的棒棒,来回的摩擦着,又用细小的舌头,挑逗着我的乳头。火棒回复的速度连我自己也感到吃惊。才不到几分钟,我的小弟弟已经在她的抚慰下,恢复了生气,还凶巴巴的张牙舞爪,择肥而噬。她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个保险套。美丽的眼睛有些歉意:“我百分百的相信你一定没有问题,可是为了安全……”我抓着她的手,表示她不用解释。然后,任由她熟练的替我的小弟弟穿上外衣。咦,是有颗粒的款式,我还是第一次使用呢!“好漂亮!”她轻握着我的分身,熟练的跨坐到我的腿上,吃吃笑的说:“先让我在上面,一会儿我爽完了,才让你胡来。”她见我没有反对,便抓着勃起的分身,自己用手指分开紧合的花瓣。身体慢慢的落下,逐吋逐吋地把我吞噬。迪琵的肉洞口不算太紧,但里面却是另一回事。愈是深入,便箍得愈紧,最后甚至有点勉强撑开的痛楚。在我感觉顶到底时,迪琵已经爽得仰着头在大口的喘气,双手紧紧的撑在我的胸前,一下一下的颤动着。我没有实时动作,让她静静的感受着小洞被填满的满足感。当然,我也趁机体会那美丽花芯外弛内张的独特风味。我们就这样静止着,享受着最原始的结合。淫欲的呼吸声,充斥着细小的房间。最后,还是她耐不住而动了起来,屁股开始上下前后的抛动,采取完全的主动。我完全不须费力,以逸代劳的欣赏着那上下抛动的美丽乳房,和那兴奋得扭曲了的俏脸。“噢……好……舒服……!死……了……!”她舞动了一会,便停了下来,双手抓着自己胀硬的美乳,僵在那儿不断的抖着。肉洞有节奏的抽搐着,高潮了。我让她倒在我身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又温柔的扫着她的秀发。好一会,她才恢复过来,娇憨的吻着我说:“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我在那因为高潮脱力而稍稍松弛的美臀上,打了一下,说道:“妳的嘴巴真甜死人了,虽然明知是谎话,但我还是听得很开心!”她却娇嗔着说:“人家是说真的啊!”“该轮到我在上面了。”我吻吻她,然后慢慢的翻到她身上,分身仍然插在她的小洞内,没有脱离。我把她的一条腿箍着,半侧着身,轻轻的抽插。这个姿势插得比较浅,最适合高潮后过份敏感的肉洞。在我体贴的抽插下,她很快便回复了状态,屁股开始一下一下的迎合。小嘴更随着我的进出,发出梦呓似的呻吟。我绅士了这么久,也憋够了,便干脆坐到她的大腿上,把她另一条腿托高到肩上。放胆展开粗暴的进攻。每一下都摇摆着的冲进最狭窄的洞底,再猛力的旋转着退出来。“哎……!好……是那里……要……死了……!”可能是因为隔着一层塑料,而没那么敏感,也可能是因为刚射过一次的关系,我显得格外的威猛和持久。迪琵给我干得死去活来的狂呼乱叫,十只手指都埋在床单里了。开始时,还在要生要死的求饶,渐渐的,连说什么也听不清楚了,只能无力的号叫。从她泄身的次数算来,她至少已经有了五六次的高潮。我拚命的冲刺,愈插愈急速,也愈插愈大力。再顾不了什么九浅一深的技巧了,只是大开大合的直出直入。分身忽地一下子冲进了一个紧迫的陌生空间,迪琵也“哇”的失声尖叫起来,脱力的娇躯蓦地绷紧,肉洞更猛烈的收缩,紧紧的锁着我的龙头。我全身一震,爽得眼前金星直冒,再也忍耐不住,喷出大量的阳精。发射之后,我无力的压在香汗沐漓的柔软胴体上,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迪琵娇喘着,轻咬着我的鼻尖,说道:“看不出你原来那么厉害,差点给你干死了!”她笑着从我下面挣脱出来,小心翼翼的为我的小弟弟除去雨衣。“你看,射了那么多!”她吃吃笑地仰起头,竟然把保险套内的阳精也喝下肚里去。我脚步浮浮的回到车上时,月亮已经升起了。挡风玻璃上还夹了张超时泊车的告发单。我看看手表,原来已在迪琵的香闰逗留了接近两个钟头呢!(单是那一炮,也打了差不多一个钟头了!)如此刺激的一夜情的滋味,我几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回想起婚前的浪荡生涯,实在是有些令人回味。唉!时代不同了,现在我最渴望的,是在老婆的怀里好好的睡一觉。我发动车子,又听到了缆车经过的声音。请继续期待《男人四十风花雪》续集

  /中国商网(记者 颉宇星)老牌高端跑鞋品牌亚瑟士(ASICS)在沉寂许久之后推出了新款跑鞋“摩登东京”系列,以撞色设计致敬东京奥运会。据悉,近年来该品牌业绩不尽如人意,而今年受疫情影响,大部分马拉松赛事被取消,这将导致其产品营销机会大大减少。曾经的高端跑鞋品牌亚瑟士何时才能重回高光时刻?

,,北京33选7

Powered by 河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