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第二章广告模特儿(二(10/34)

admin | 2020-06-04 10:06 浏览数:
“杨先生!”苹果在敲我办公室的门,把我从一大堆图表中惊醒。我茫然的抬起头,发现房门外站满了一大堆人,带头的正是我们公司的帅哥──李察。我摇摇头清醒一下,站起来看看他们在搅什么鬼。苹果笑着说:“杨先生,李先生带了新来的同事来认识你。”她指着其中两个很年轻的女孩子对我说:“她们是米雪和慧琪,是派来我们部门实习的暑期生。”我礼貌的伸出手和她们打招呼。又吩咐苹果为她们安顿好座位和分配工作。这时李察终于舍得抛开余下的一大群美女,跑到我身边搂着我的肩膀小声的说:“阿光,我够朋友了吧!在一大班实习生中,我特别挑选了两个最正点的分派到你手下。让你工作得醒神一些,当然,再下面的就要靠你自己了!”我当然听出那弦外之音,伸手打了一拳:“下星期要卖楼了,难为你现在还有空去玩的!”他吃吃笑地说:“有你老哥撑着,天塌下来也未轮到我担心啦!放心吧!我会和我旗下所有的美女,在后面全力的支持着你。”他淫秽的挺着腰在说。“是了,”我想起情儿,这两个星期我都没见过她:“我老婆的弟妇怎么了?”拍摄广告的事,是她和李察负责的。“你那冷艳的亲戚和你一样,都是拚命三郎型的工作狂。在她全情投入、不眠不休的安排下,那广告片不但非常顺利的拍完,而且在电视播出时,反应不知多好!”李察喜不自胜的夸耀着:“大老板简直赞不绝口!”他还语带双关的说:“无论是广告本身、负责拍广告的人、或是对广告的模特儿都是!”迪琵!我的心忽然又有点沉重。李察看到我皱起眉头,以为我还在介意说服迪琵向老板献身的事,安慰我说:“还在记着那模特儿的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他拍拍我的肩:“而且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捱。是你情我愿,明码实价的交易。阿光,你还是看开一点吧!”我苦笑着。他见我仍未开怀,凑近我耳边说:“一世人两兄弟,就先告诉你:我和太子爷正在安排一次‘美少女暑期实习生超级大被同眠破处大行动’!到时预算你一份如何!”我瞪大了眼瞧着他,没好气的说:“你在说笑的吧?”他低声的说:“这是千真万确的,可不是说笑。事实上这一班实习生,全部都是太子爷亲自精心挑选回来的!他已经成功的上了其中几个,余下的看来也飞不出他的手指缝!”我不能置信的猛在摇头,这二世祖实在太不象话了。“杨先生,郭小姐找你。”苹果打断了我们俏俏话。李察一听到是郭小姐,马上找借口走了,继续带着一班女孩子到其它部门串门子。“怎么了,光哥!又和那专拍马屁的混蛋大色狼在谈什么,他不是想连你也带坏了吧?”我苦笑的望着面前的美女,感到头都大了。她便是郭海潮,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太子爷王子扬的女朋友,也是我们公司内数一数二的美女。可是她爸爸便是我师傅“朗奴”这秘密,却只有一两个人知道。记得去年底玛丽带着她来见我时,我真的吓了一跳!想不到几年不见,她竟然在英国念完了法律学位,当上了律师,还和在留学时认识的王子扬拍起拖来。但最意外的,还是她竟然会进这间公司工作!自从她和朗奴闹翻了之后,两人基本上已经断绝了一切瓜葛。我知道她把男朋友变坏的原因都归咎在李察身上,唯有干笑着:“没有什么特别事!李察只不过带些新同事来见我罢了。听说是些暑期实习生。”她托一托金丝眼镜,回身看着外面那两个正在偷望进来的女孩子,皱着眉说:“好奇怪,怎么今年的实习生全都是女的预测推荐,而且个个都美得像明星似的?”我留心的望望预测推荐,又是真的啊!尤其是那叫米雪……?还是叫慧琪?总之是较高的、长头发的那一个预测推荐,果然是有着一张明星脸的美人胚子。两个小女孩见我们向她们指指点点,马上吓得低下头的假装在工作。海潮看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悠然的看着她如花的笑颜,忍不住说:“海潮,妳笑起来美多了!”她瞪了我一眼,马上收敛了笑容。我摇摇头说:“难怪公司的男孩子都在背后封了妳一个‘冰山美人’的绰号!看来妳真的只对着亨利才肯笑。”一提起太子爷她便招架不了,嗔道:“光哥,连你也取笑我了!”嘴角却泛起甜甜的笑意。恋爱中的女人真是盲目的!海潮也不例外。看在朗奴的面上,我一定要找机会告诉她有关太子爷的荒唐事,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不是吗?海潮,我记得以前妳最喜欢笑的了!”我试探着问。她的面色忽然沈起来,皱着眉的说:“过去的事不要多提了!我不想再记起那个人!”“海潮……”“扣……扣……”苹果在敲我的房门。“杨先生,午饭时间到了。我们一班同事想请米雪和慧琪吃饭,你和郭小姐也一起来吧!就是科娜那间日本餐厅呢!”海潮忽然面色大变,大力的把手上的文件抛在我的桌上,冷冰冰的说:“杨先生,这是你要的契约范本和意见!失陪了!”站起来面黑黑的拂袖而去。我无奈的坐下来,看着吓得脸都青了的苹果。她口震震的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阿光,怎么玛丽阿姨退休后,你就专门挑些美女做手下的?”科娜目灼灼的瞄着那两个暑期实习生。“科娜姐,米雪和慧琪是人事部分派到我们部门实习的,不是杨先生挑选的!”苹果焦急的为我辩白。科娜看到苹果焦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阿光,你还是一样的受女孩子欢迎啊!看你的可爱秘书多紧张你!”我打了个哈哈:“科娜,妳不要再开苹果的玩笑了!今天的主角是这两位美少女。”我望望她们:“美雪?”那比较娇小,短头发的女孩举起手应了。“那妳是慧琪了?”她就是那个身材较高的、长头发,有着一张明星脸的小美人。“嗯!”她比较害羞,笑起来时鼻子皱皱的,还露出了个小酒涡。“好了!我们的杨老师,”科娜又开起玩笑来了:“今天你们想吃什么?老规矩!这两位小美女的第一次归我!”“第一次……”两个小女孩登时愕然的望着她。我和苹果忍俊不禁的笑起来“她是说妳们这一餐由她请啊!”苹果笑着解释,两个女孩才恍然大悟的娇笑起来:“因为杨先生和科娜姐是老朋友,妳们才会有这优惠!”科娜皱着眉说:“喂喂喂,几时开始我给的优惠变成你的功劳了!”苹果登时又羞得红了脸。接着科娜又替坐在其它桌子上的同事点了菜,才笑嘻嘻的走开了。“你们的部门好开心啊!”短发的米雪兴奋的说:“最初听说要分派到你们的部门,还害怕会闷死呢!”“咦!原来妳们对我们公司的部门有评分的吗?”我好奇的问:“快说出来让我也‘八卦’一下!”两个女孩对望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在我的催促下,米雪低声的笑着说:“江湖传闻说:推广部的李先生(李察)最受女孩欢迎,但也最爱占人家便宜,是个花心萝卜,女孩子千万不要跟着他!”我不禁由衷的点着头。“人事部的王先生是公司的小老板,还是未婚的钻石王老五。不过也已经有了女朋友。就是公司的法律顾问,冰山美人郭小姐。她最凶的了!”苹果听完也吐了吐舌头,刚才她亲眼见识海潮怎样凶了。她又继续说了几个部门,最后终于到我们了。“市场部最是繁忙,一忙起来随时要通宵达旦的搏杀。主管杨先生(即是我)要求很严格,而且……”她停了下来望着慧琪,慧琪马上胀红了脸。“而且什么?”我看到她们欲言又止的,便追问道。两个女孩面面相觑的,苹果见了便抢着说:“她们不敢说的了。人们说杨先生你最精明能干,对手下最和善!而且最是正人君子,绝对不会随便吃女孩子的豆腐, 吉林11选5彩票平台可惜的是……闷蛋了一点!”她一面说一面笑。“而且已经结了婚!”慧琪也小声的补充说。“哎呀!这么惨!”我苦着脸的说:“这些到底是赞我的还是踩我的?”“精明能干啊!当然是赞啦!”慧琪抬起头看着我说, 吉林11选5中奖查询苹果和米雪也点着头赞成。“可是如果让我拣选的话……”我向她们眨一眨眼, 吉林11选5官网正色的说:“我情愿人们说我……帅!”她们都捧腹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这次的暑期实习生总共有十二人, 吉林11除了其中有一个临时因事来不成之外,全部都是从加拿大那边的分公司招聘回来的。由于老老板退休后在加拿大仍然有闲心管理当地的部分业务,每年我们都有这种外地学生的实习计划的。但像今年般清一色全部由外地来实习的,却还是第一次。当然,全女班也是第一次!咦!站在门外的不是大老板的司机兼保镳阿标吗?我从大厦的大堂外望,他到大楼地盆(大楼基地)来干什么?明天开始正式卖楼了。我由于担心售楼地盆的安排,特地到地盆来亲自试一试所有的通道,看看有没有需要作最后的修改。一边走着,竟然忘了时间。到我打算离开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六时,地盆的人几乎都走光了!我正想走出去和阿标打招呼,却看到他阻挡着一个想走进大厦来的人。我倾耳细听,听到他说什么老板正在楼上视察,不想被人骚扰云云。我心想,大老板可能和我一样,想先来看看周围的布置。既然来了,我不去打个招呼似乎不够礼貌,而且嘛!也该让他知道我有多勤力。我故意乘电梯到示范单位之上的一层,再慢慢的走下来,好“偶然”的撞着老板。可是我一推开楼梯门,便听到一阵女人的呻吟声!?“王先生,你快要弄死我了!”我认得那是迪琵娇媚的声音。我慢慢的走近最大的示范单位,声音更清楚了。他们在里面!我轻轻的推开没关好的大门闪身内进。大老板低沈的喘叫声正从睡房中传出:“迪琵,够了。快乖乖的爬下来,我要从后面来!”我躲在门边偷偷的望进房去。大老板下身赤裸裸的,正在挺着粗大的分身,一下子便插进伏在床沿的迪琵的肉洞内。想不到他仍然宝刀未老,挺着大肚皮,猛力的在迪琵的身体内进出着。大老板一边插着,一边喘着气在说:“这儿不是比九龙塘刺激得多吗?”迪琵夸张的在要生要死的大叫:“王先生,你好劲啊!人家快要快要给你干死了!”大老板呵呵大笑:“当然了!今天我特地吃了盅炖牛鞭,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妳这个骚蹄子……!”话没说完,已经大叫一声的软倒在迪琵背上。迪琵也高声的号叫着:“我死了!死了!”也倒在床上喘气。好一会大老板才爬起来,让迪琵细心的用舌头为他清理软软的小老板。他满意的在迪琵的面上一吻,又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下:“真乖!这是妳应得的。”他从上衣的袋中取出一张支票,递到迪琵的眼前。迪琵马上跳起来搂着他狂吻着:“多谢你!王先生!”大老板整整衣衫,施施然的站起来。我连忙躲到隔壁的房间里。“我先走了,妳休息一会才走吧!知道没有?”大老板的声音。我轻轻的坐下来,心中在十五十六的舞动。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那样赤裸裸而虚假的性交易!不禁有些感慨人生的黑暗。“吱”的一声,房门忽然被推开了,我吓得心胆俱裂,几乎掉在地上。“阿光!真的是你!”原来是迪琵!我拍拍胸口,惊魂未定的说:“迪琵,我几乎给妳吓死了!”迪琵沉着脸,有些恼怒的说:“我早在窗子的倒影中看到了你。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哑口无言的不懂回答!难道跟她说我来这里博取老板的赏识吗?她见我欲言又止的,竟然红了眼的说:“阿光,我知道你喜欢我,想保护我。但是……我们是不可能的!”什么?她误会了。“迪琵……!”我正想辩白,她却扑上来紧抱着我。“阿光,你是个脚踏实地的好男人。”她在我怀里痛哭着:“我却是朵没有根的玫瑰、是只没有脚的小鸟。必须在天空上不停息的飞翔,预测推荐燃烧自己的生命。我……是不适合你的!”“迪琵……!”我哑然失笑,只有温柔的抚着她的秀发。她在我怀中抽泣着:“我要趁着还年轻,尽量的发挥自己的光彩!从来没有任何人可以让我想过要停下来的,只有你……如果我们再继续下去的话……我真的害怕……害怕自己会禁不住爱上你!”她抬起头,美丽的眼睛已经肿起来了:“阿光,听我一次,请你忘记我!也让我忘掉你!”我叹了口气:“我都听妳的,只要妳开心就行了!”其实我反而有些庆幸,好像放下了心头大石。坦白说,由头到尾我都没有打算和她把关系继续下去。“可能有一天我会感到疲倦了,要停下脚步来追寻平淡的生活。那时我会渴望找到一个和你一样可靠的男人来照顾我、爱护我!”她含着泪送上深情的红唇。我们紧紧的拥抱着,尝试为这份没有明天的激情留下最深刻的印象。理性地解决了感情的困扰后,剩下的变成了纯粹肉欲的渴求,怀内的娇躯又开始慢慢的热起来了。迪琵仰起娇滴滴的俏面,在我的耳畔软软的低语:“刚才人家给那老家伙弄得不上不下的,你介意替他完成余下的工作吗?就当作我们分手的纪念,好吗?”我其实也给方才的活春宫惹得心痒痒的,但仍是装作稍微伤感的说:“我不是说过只要妳开心,我都听妳的吗?”想不到她竟然流起泪来:“你呀!为什么对人家那么好啊?这样我会舍不得离开你的呀!”我温柔的抹去她的眼泪:“不要哭了!我不希望记得哭着的迪琵……”我把她拦腰抱起,放在示范单位的床上:“让我记着妳最快乐,最美丽的那一刻!”我回身锁上了门(我可不想变成被偷窥的男主角)。迪琵优雅的褪去衣衫(其实也不多了,刚才她根本没有穿回内衣裤),然后为我除去我身上的束缚。我的小弟弟在她那美丽的胴体前面,马上忠实而诚恳地致以最高昂的敬礼。她从小皮包内取出另一个安全套(我真的有些好奇,究竟她带了多少个安全套在身上?),把锡纸的封套撕开,然后将粉红色的小圆圈含进口内。我愕然的看着她把我的分身吞噬,难以置信她竟然可以只用口便替我的小弟弟穿上雨衣。我几乎忍不住鼓掌叫好起来。这次的是环纹的。“我想你由后面来……”迪琵乖巧的趴到床上,摆出一个和刚才给大老板操时的同一个姿势。难道想让我也过过老板的瘾?我把分身贴近那冒烟的美穴,饱满的肉唇仍旧紧紧的合上,除了渗满了晶莹的蜜液之外,完全没有刚才大战的痕迹!饥渴的屁股在慢慢的转着圆圈,带引着来犯的巨棒,慢慢的进入无底的陷阱之中。“啊……!”迪琵呼出满足的呻吟,欢呼着迎接直捣黄龙的入侵者。分身从容的穿过洞口,第一下便已经毫无保留的齐根而入,直达紧迫而炽热的秘洞尽头。“好深……!好胀啊……!”在玻璃窗的倒影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迪琵兴奋得扭曲了的俏脸。淫液顺着她的大腿流到簇新的床单上,沾湿了好一大片。我极慢极慢的抽离,将分身退至只剩下龙头夹在两片肉唇中间,才开始缓慢的绕着小圈子再度挺入,让坚硬的尖端毫无遗漏的刺激着肉洞内的每一点。迪琵对我的慢动作显然并不满意,有些不耐烦的扭动屁股,又催促我用力一些。我却紧按着她的腰肢,顽固的依照自己的节奏慢慢的搜索,同时记下肉洞内每一下的轻微颤动。我用了近五分钟才完成了全面的搜索,再一次捣在最深的洞底。极度的空虚忽然变成致命重击,使迪琵马上推上了第一次巅峰!我抵着她的花芯没有抽动,细细的体味那极乐的抖颤。待迪琵刚刚越过最高峰。开始恢复知觉时,我才突然的抽离,再在她空虚的惊叫声中用尽全力,粗暴的轰回去。一下子冲开那紧闭的花芯,闯进那娇嫩的子宫之内。“哎呀……痛……!”迪琵忍不住呼起痛来!我体贴的慢慢抽离。当龙头扯着退出紧箍的花芯那一刻,迪琵又高潮了!高潮强烈得让她没力撑起来,娇躯颓然的向前倒下,俯伏在床上。我随手把枕头垫在她的小腹下,调好角度开始了猛烈的进攻。她其实并不耐插,每一次我重重的轰进她的花芯时,她都全身抖震的狂呼嚎叫。到我上下摇摆着分身缓缓的抽出,刺激着洞壁顶底的每一个敏感点时,她又忍不住咬碎银牙的在低声喘息。在这猛入缓出的节奏下,她的胴体一次又一次的泛起娇艳的桃红色,一次又一次的攀上情欲的高峰。小弟弟不自禁的擢动,通知我它是时候收工了!我拚命的忍着,横蛮的再次冲进那紧迫的花芯开口,才在迪琵的尖叫声中爆发。“舒服吗?迪琵。”我倒在迪琵的旁边,让她枕着我的手臂蜷在我的怀里喘气。我的手却仍是不能自持的在她满是汗水的完美胴体上抚摸着,感受女人满足时最美丽的那一刻。她却在我的胸前啜泣起来。“迪琵?”我托起她小巧的下巴。她扑上来伏在我胸前大声的哭着说:“阿光,你快走吧!”泪水把化妆都糊开了,像在流着黑色的泪:“我每看多你一眼,便不舍得你多一分!……你快走吧!”她哽咽着要爬起来。“迪琵……让我吻妳……最后一次。”我紧紧的搂着她,深情的拥吻着那矛盾的樱唇。可能是被她感染了,我感到自己的眼也湿湿的。再见了!迪琵,无根的玫瑰。那一晚,我驾车送她回家。在车上,她还是一样的谈笑风生,我还是一样风趣的回应。只是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尽头。再见了!迪琵,没有脚的鸟儿。楼盘发售的第一天反应还算不错。在同期推出的楼盘之中,总算能脱颖而出,首日便卖出了推出单位的一半。大老板让太子爷代表公司开记者招待会向业界公布佳绩,还透露第二批推出的单位,将会轻微的调高售价。“亨利太紧张了!阿光,你说是吗?”老板和我在后台观察着整个记者会的进行。“他表现得很不错啊!再多一两次应该便驾轻就熟的了。”我应道。老板忽然不经意的说:“我知道其实你出的力最多。”我心中一动:“这是我分内的事嘛!而且这次是亨利第一次代表公司卖楼,我不想有什么差错。是了,听说王先生昨天也有来巡视啊!是吗?昨晚我走的时候,门口的警卫告诉我的。”“噢!是的!我也担心嘛!”他有些尴尬:“阿光,你昨天晚上很晚才走吗?有没有遇到什么人?”“……没有呀!王先生,有什么特别事吗?”我送迪琵走时,我很肯定没有让任何人看见。他干咳了两声:“没事,没有什么事。”这时情儿陪着意气风发的太子爷走进来。老板循例的夸奖两句便和大伙儿一同出去和记者们闲聊了。我把情儿拉到一边,关切的问道:“情儿,妳和仲华的事我听说了。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她平静的答道:“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不用你费心了。”“情儿,妳仍在恼我吗?”她抬起头瞪着我,眼眶已经红起来了:“我没有恼你,我只是恼我自己!”她的身体在微微的抖着。“对不起……是我辜负了妳,可是……我们……仲华……”我愈说愈乱。“张小姐!”太子爷在催她了,没有她在身旁,他总害怕会在传媒前说错话。情儿应了一声,回头强笑着对我说:“如果我不是仲华的太太,我们会不会有可能……?”“情儿……”她没有等我的答复便离开了,若无其事的陪在太子爷身边,和记者们谈笑风生的聊起来。下午我请了半天假,反正我也没心情,而且今天我答应了老婆,陪她去认识那什么著名幼儿园的新校长。妇女会的会址在高等住宅区,附近没有公众停车场,我心情烦躁的在路上兜了几个圈子才找到一个空的泊车位。看看时间,她们的妇女会快开完了,再不赶快的话,一定要叫老婆恼我好几天。泊好车后,我才发觉身上没有投入停车收费表的零钱。附近又没商店,想找零钱也不成!情急之下,正想赌一铺就此留下车子,应该没有那么巧遇着抄牌吧!可是我才一转身,便看到一个穿着咖啡色制服的交通督导员正在走过来。我硬着头皮站在停车收费表前作状掏零钱,可是那可恶的交通督导员不知为什么,竟然在我身后停下脚步,好整以暇的看着。我满头大汗的找着。唉!算了!再不走就赶不及的了!唯有认命罢,这罚款单是逃不过的了!“怎么了?没带零钱吗?”好熟悉的声音。我抬头一看,真的是“我老婆是大佬”!竟然是佩佩婚宴那晚我们遇到的漂亮madam。在阳光下她看来和气多了,也美多了。我尴尬的点点头,无奈的答道:“噢!真巧,madam。我真的没有零钱,但因为赶时间,不可能马上驶走车子。妳……请便吧……!”她“噗嗤”的一笑,严肃的面上竟变得有些妩媚。婉媚说得对,她其实真的蛮漂亮的。尤其是在那咖啡色制服下胀鼓鼓的胸脯,和在裙子下面露出来的一双线条优美的小腿,更显出她的婀娜身段。“算了,难得美女一笑,抄牌便抄牌吧!”耸耸肩苦笑着说。她微皱着眉:“你是在说我吗?”声音中却没有恼怒的意思。“这里应该只有妳一个是女的啊!不是说妳说谁了?”既然已经吃起豆腐了,我便索性无赖到底:“难道没人赞过妳美的吗?”“口花花的!”她嘴里骂着向我伸出玉手,脸上却仍满是笑容。我乖乖的掏出了驾驶执照递给她。她接过驾驶执照看了一看:“杨光?名字不错啊!”她仰首看着我:“上次的是你太太和bb吗?”“是的!”我答道:“上次承蒙关照,这次又要麻烦妳了,真不好意思!”“哼……贫嘴!”她冷笑着伸手入裙子的衣袋中,掏出来的不是告票簿,而是……一个五元硬币!我呆了的看着她把硬币投入了泊车位的停车收费表内。“算你走运!”她把驾驶执照抛还了给我,又拍拍制服上的口袋,笑着说:“今天我要抄牌的限额已经满了!下次你便没那么幸运的了!”说完还向我眨了眨眼。我当然是喜出望外的谢谢她。她却一甩那盘起的发髻,背着我挥挥手,洒脱的扬长而去了。她的背影真的愈看愈美丽。我赶到妇女会的时候,她们已经散得七七八八了。婉媚在大门口焦急的等着我,原来大姐硬把那校长留在会所的餐厅喝下午茶了。我还来不及解释,已经被老婆连拉带扯的拖到餐厅。大姐一见我们,便抢着介绍说:“廖校长,这两位便是我提起的二妹和她的丈夫杨先生。”她眼里微有责骂的意思,在怨我迟到!“婉媚、阿光,这位便是xxx幼儿园的新任校长廖凤仪小姐。”廖凤仪?我看着那转身站起来的优雅倩影,不能置信的呆在当场!

  福彩3D第2020071期开出试机号225,奖号059。奖号形态为组六,奇偶比为2:1,012路比为2:0:1,大小比为2:1,和值为14,跨度为9。

,,湖南快乐十分

Powered by 河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