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第一章人家的情妇(一(9/34)

admin | 2020-06-04 15:38 浏览数:
“终于到了!”我和情儿对望了一眼,大家都靠在墙上拚命的喘气。这儿是我们公司新楼盘的建筑地盆(建筑基地),十八楼的一个空置单位内。大厦的主要工程其实都已经完工了,剩下的都是些机电和装潢的后期工作。但升降机(电梯)要等政府的机电工程署验收,得几个星期后才可以使用。由于我们决定了要在楼盆内建造实景来示范,因此今天特地到选定的单位内作实地视察,以决定示范单位的设计。情儿的同事和李察他们听到要走十八层楼的楼梯,一个个的都当场打起了退堂鼓,宁愿留在大厦地下研究售楼大堂和接待广场的设计,和售楼期间的交通安排。我原本也提议情儿留下的,可是她却坚持要跟我上来看看示范单位的现场。虽然她已早有准备的换上了球鞋,但走十八层楼对她这样一个平常少运动的ol来说可不是玩的。还走不到一半,她便已经香汗淋漓的要频频停下来休息了。最后的几层楼,更几乎要整个挨在我身上撑上来。我先打开窗户让单位通通风,再用带来的活页夹扫干净窗台,让她坐下来歇歇。今天整天都是阴沉沉的在酝酿着暴风雨,空气又湿又热的压得人十分的难受。我忍不住松开领带,掏出纸手巾猛抹汗。情儿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也解开了衬衣的钮扣,伸手入内抹着。我虽然已经礼貌的站开一边,但实在忍不住偷偷的回头窥看。不看犹自可,一看之下几乎脑充血。原来情儿竟然把黑衬衣解开了四、五颗钮扣,整个白皙的胸脯都露了出来,还拉开了那黑色的蕾丝乳罩,揩抹着乳房上的汗水。嫣红的乳蒂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像颗新鲜的草苺一样的娇艳欲滴。一滴一滴的汗水,带着我满脑子的遐思,沿着粉颈一直流进深邃的乳沟中。我看得眼都直了,但情儿对我的失态却恍如未觉。仍然在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揩拭着。乳罩更是愈扯愈开,几乎把整个半球都展露了出来。峰顶上的蓓蕾在慢慢的挺起,粉红色的乳晕也在逐渐的扩大;在整片令人垂涎三尺的美丽乳房上,更泛起了一抹香艳的桃红色,还在微微的颤动。我察觉到她通红的耳朵——她是知道我在偷看的!我们僵持着,谁也没有再进一步。最后她干咳了一声,我马上转身收回了目光。再回头时,她已经整理好衣衫了,可是脸上仍然是红扑扑的。“这里的风景不错吧!”我打开了话匣子。她若无其事的笑着回应:“是的!在这儿取景,迪琵一定会拍得很漂亮!”笑容下面好像另有深意啊!“妳知道我们决定拣选她的事了?”她笑笑说:“你漂亮地一手扭转乾坤的事,我已经打听得一清二楚了!”我有些尴尬:“只是刚巧运气好罢了!”心中更肯定她一早知道了太子爷他们的内幕交易。“迪琵说妳早告诉了她们有关老板的额外条件。”我试探的问。她点点头,神情有些苦涩,也有些无奈:“现实是残酷的,尤甚是模特儿这一行!如果她们要装圣女的话,根本不能生存下去。”我深深的体会到那股“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长长的叹了口气。“毕竟很少有男人可以像你一样,一杯酒就愿意帮助她们的……”我吓了一跳,大惊失色的望着她。“怎么这样瞪着人家啊!当时人家凑巧也在兰桂坊罢了!”她得意的微笑着:“那傻妹拥着你大叫时,兰桂坊起码有一半人都在看着!”“……”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她慢慢的走到窗前,然后突然转身狡黠的笑着:“于是我便偷偷的坐到你们后面的座位上,看看你们在密谈些什么?”“妳全听到了?”我感觉自己的脸在燃烧。“嗯……!”她娇憨的在点头:“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包括人家要怎样重重的酬谢你……和你这个大傻瓜怎样把人家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以身相许的提议一口拒绝了!”我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说真的!我非常非常的意外!”她忽然正色的说:“光哥,我想不到你会拒绝她的!连我是女人也不能不承认,她实在是太诱人了!”眼中满是敬慕。我心中矛盾的狂跳着,到底要不要隐瞒之后的事,在她面前继续冒充圣人?最后我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忍不住要说出真相。我深吸了一口气:“妳太过奖了!而且妳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并不是妳想象中那么正直的!”她“噗嗤”地一笑:“你们的一夜情嘛!也给我知道了!”“什么!”我如遭雷殛的呆在当场。她脸上忽地泛起红霞:“你走后,我看见迪琵一个人在愤愤不平的自言自语,跟着便起身追着你离开。我好奇的跟上去,见她硬上了你的车子,便知道你一定会栽在她的手里。”我不能置信的看着她,还以为迪琵真的喜欢我,原来她只是不忿被我拒绝。“我前天约她谈合约的细节,趁势哄她几哄,她便什么都告诉了我!”情儿忽然脸红了:“连你们干了多久,用什么姿势我都知道了!”我颓然的把脸埋在双手中:“我真的是个大蠢材!”她走到我身边,轻拍我的肩膀:“算了吧!光哥,她们这一行是比较随便的了。而且我看得出,迪琵是真的衷心感谢你,而且也真的有点喜欢你!”“……”我仍在叹气。“我也是!”她忽然说。什么?我一愕!“情儿!?”我放下手掌,又惊又喜的看着她。“光哥!我也喜欢你!”情儿咬着下唇勇敢的表白。我情不自禁的回望着那充满了挑逗和情欲的美目、那挺秀的鼻管、那微张的性感樱唇。一颗一颗晶莹的汗珠,正从嘴唇上面幼细的汗毛上慢慢的渗透出来走势图分析,散发着幽兰似的体香。我禁不住心中的冲动走势图分析,重重的封吻着火热的红唇。灵巧的小香舌走势图分析,带着美味的津涎送进我的口内,我不自觉的迎了上去。两条舌头在紧紧接合着的口腔内激烈的交缠着,倾吐着彼此的欲望。情儿的手臂柔顺的缠上我的颈背,火热的娇躯同时紧贴上来,向我全面的开放。我们激烈的拥吻,在翳热的建筑地盆简陋的单位内,沈醉在高涨的情潮欲火中。不知何时,我的手已经扯开了黑色的衬衣,抚摸在高耸的峰峦上,捏弄着刚才那叫人喷血的鲜嫩蓓蕾。沾满汗水的嫩滑肌肤,在我粗糙的手指下起着一颗颗的疙瘩。我忘形的掀起那窄身的套裙,拉开微湿的蕾丝内裤,触在温暖潮湿的花丘上。情儿粗重的鼻息直喷在我脸上,从鼻子中哼着充满诱惑的喘息。手指迫不及待的分开饱满的花唇,深深的刺进紧凑的秘洞内。情儿娇躯猛震,贝齿不小心的在我的舌头上咬了一下。一痛之下,我登时清醒了!我究竟在做什么?情儿是仲华的老婆啊!我连忙缩手,又轻轻的把她推开。“对不起!”我低垂着头。“光哥……?”她狐疑的问:“你……?”“这是错的!”我咬着牙道:“我们是不应该这样做的!”“但你和迪琵……”她低声的在争辩。“妳是仲华的妻子!”我残忍的截住了她。斗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滴下,我狠着心没有递纸巾给她:“情儿,对不起!”她沈寂下来,伸手擦着泪水,又开始整理自己凌乱的衣衫,哽咽着说:“我明白的!不关你的事!”“情儿……”“放心,我没事。”说着转身向着窗外:“光哥,可以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吗?”我慢慢的走到隔壁的房间内:“我在外面等妳。”我心如刀割的在邻房内听着情儿的饮泣。但却狠心的没有进去安慰她,我知道自己一定会忍不住的!窗外“洒”的一声,下起了倾盆大雨。对不起!情儿。跟着的几天,情儿像个没事人的照样埋首工作,只是我们之间却忽然的客气起来。我怀疑情儿可能因为在家庭或者事业上有所困惑,才会一时冲动的和我几乎搞出事。但一来自己心中有鬼,二来也怕会引起她更深的误会,因此暂时也不敢多问。只是从老婆口中,知道情儿和仲华不知为了什么事吵了场大架,现在正在冷战。仲华还赌气的留在内地的工厂,整个月都没回来,丈母娘正担心得要命。唉!他们俩口子的事,还是要他们两个才可以解决。还好我临崖勒马,否则可能会因此拆散他们,那么就真的是罪大恶极了!幸好楼盆发售在即,接一来的个月,我们会忙得不可开交,希望可以借着这段时间大家冷静一下吧!哗!已经十一点了!我一面捶着腰骨,一面掏出钥匙开门。这个星期实在是忙得要死。我几乎每晚都要过了午夜才可以回家,今天算早了。明天是周日,打死我也要好好的睡它半天。下星期应该会清闲一点,记得老婆曾千叮万嘱,说要趁大姐她们的妇女会下星期开会时,结识那什么名校幼儿园的新校长!下星期一定要抽出时间来。我轻轻的打开门,看到老婆又在着门口的沙发上半倚着睡着了。便偷偷的走到她背后,温柔的在她的面上吻了一下。“哇!”几乎震破了耳膜!这声音?不是我老婆!“老公,这位是高小姐。是隔邻b座新搬来的住客。”我尴尬的看着那清秀的长发美女,她其实一点都不像我的老婆,而且身材高大得多,刚才实在是太大意了。“她刚才出去倒垃圾,大门却给风吹关上了。她又忘了拿锁匙,所以想进来借电话。我便邀请她坐一会,等她的朋友拿后备钥匙来开门!”这位姓高的美女看来像廿二、三岁上下,皮肤很白,身材颇高大,不像南国佳丽那么娇柔,反而有点像“巩利”那种粗犷的感觉。身上穿着套松身的运动服,身材怎样可瞧不出来!我道歉着说:“对不起,刚才吓着妳了!”老婆也奇怪的说:“是了,倒忘了问,刚才是不是高小姐在大叫?”我正想开口,那美女却抢着说:“没什么事!刚才杨先生回来时突然开门, 吉林11选5彩票网把我吓了一跳罢了!”不出所料, 吉林11选5彩票平台她的广东话有着浓厚的北方口音, 吉林11选5中奖查询是内地来的新移民?“是吗?”老婆一点都没怀疑, 吉林11选5官网我感谢的望着那长发的北方美女,她也促狭的向我吐了吐舌头。幸好老婆刚好没看到。“我的朋友应该快到了!”她频频的看表!咦?那手表是名牌的,至少要两万多!“我们没那么早睡的,妳随便放心的多坐一会吧!”我说道。“老公,高小姐原来是教小朋友跳舞的!她说将来要免费教小怡呢!”一说到女儿,她便雀跃了。小怡正在她怀中写意的啜着奶瓶,一双小眼却在好奇的东张西望。高美女忍不住走过去逗她:“好可爱!”她一站起来,玲珑浮凸的身材马上呈现。她至少有五呎六、七吋高,身材更是属于骄人那一种,胸脯应该不会比云妮小多少。“叮当……!”门钟响了,我连忙走去开门。“我是隔邻b座高小姐的朋友,她说漏了钥匙……”门外的是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颈上挂了条手指般粗的金炼:“她说在这儿等的!”唔!他有口臭的!我把门打开,那美女已经站了起来:“阿朱,你来了!”语气却很是奇怪,在期待中竟像有些恐惧似的。那胖子却没有望她,一双贼眼盯在我美丽的老婆身上,两只眼还像放起光似的。高小姐显然察觉到我不悦的目光,连介绍我们认识也不敢了。连推带拉的把那讨厌的肥猪推出了门外,还一面道歉的说:“杨先生、杨太太,今晚真的打搅了。改天我再过来拜会……”那死肥猪还依依不舍的猛在回头张望,直至看不到了才肯掏出门匙开门。我我关门前,我听到他淫秽的说:“怎么了,就算记挂着我的大肉肠,也不用半夜叫我来啊……!妳知道我要多困难才可以撇下家里那肥婆的啦!”“谁挂着你了……!”是那北方美女的声音:“喂!你在做什么?这儿是走廊呀……!”声音有些颤抖。“我是替妳的小妹妹止渴嘛!快进来……!怎么今天穿起奶罩来了……?”“砰!”关门声。我回头看着一脸诧异的老婆,刚才那露骨的对话,她显然也听到了。“她是人家的……情妇?”是不是有点可惜呢?我走到露台上看着外面的月光。想起了隔壁的高美女和那莫名其妙地叫我极之痛恨的死胖子。他们单位的露台(阳台)和我家的露台是向着同一方向的,斜斜地遥遥相对,现在也是一片的漆黑。想到高美女现在可能正被压在那肥猪一样丑陋的身体下面,正被残暴的蹂躏着,不禁轻叹一声明月照沟渠,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请将电视机的音量收细,多谢各位观众继续收看……”电视上又传来那熟悉的呼吁。远方楼宇的灯光都熄灭了十之八九,烦嚣的都市开始熟睡了。我打了个呵欠,随手关上露台的灯回到厅中。忽然好像听到外面有些怪声,便好奇的回到尚未关好的露台玻璃门前。透过半透明的纱帘,赫然看到隔邻b座竟然亮起了昏暗的灯光!还隐约的有人影在掩映着。“不要嘛……会被人家看到的……”依稀是高美女的声音。“怕什么的,对面不是已经关灯了吗?”是肥猪粗重的喘气声。我瞇起眼凝神细看,发现对面露台的玻璃门也没有关上,而且连窗帘也拉开了。在暗淡的灯光中,隔壁的高美女双手撑在玻璃门上,那件宽松的运动罩衣已经被扯高到肩上,一对硕大的乳房垂在胸前,在一下一下的抛动。下身完全的赤裸,修长的美腿张得大大的。在她背后的黑影应该便是那只大肥猪了,只见他一下一下的耸动着,在干着自己美丽的情妇。透过玻璃门的缝隙,高美女那轻微的呻吟声仍然听得我血脉沸腾。我躲在窗帘后面窥看着,暗影中的战况愈发炽烈,那肥猪竟然一边插着,一边把胯下的美女推出露台。高美女虽然猛在挣扎,但最终还是就范了。一步一步的被推到露台上,双手抓着栏杆,咬着牙的忍受着背后的蹂躏,还一面的向肥猪哀求着,叫他小声一点。在明亮的月光下,我清楚的看见高美女那不停地擢动的丰硕巨乳,俏丽的面庞上满是泪水。两腿之间的耻毛清晰可见,还有那不断地滴落地上的淫液。“插死妳……插死妳这小淫妇!”那肥猪一样的男人在叱喝道,像完全忘记了随时会被附近的邻居听见似的。扭曲着狰狞的脸,像疯了一样抓着高美女的腰肢在高速的耸动。蓦地两人同时的一震,连一直噤声的高美女也禁不住尖叫起来,胖子更是软软的伏倒了在美女的背上。楼上一层单位的灯忽然亮了,显然是被刚才高美女那忘情的尖叫吵醒了。对面露台上的野鸳鸯,马上吓得连爬带跑的滚回屋内,走势图分析还马上关上了灯。临走时的狼狈,却让我幸运的连高美女那光溜溜的屁股也欣赏到了。“老公,这么晚了还在露台看什么?快去睡吧!”婉媚刚刚逗小怡睡着了,走到客厅中看我在做什么。“我在等妳嘛!”我当然没有告诉她刚当完瞥伯,偷看完人家做爱,现在浑身滚烫烫的,要在她身上消火。她看着我睡裤上高高撑起的帐幕,登时羞红了脸的搂着坐垫缩在沙发上。我不怀好意的走到她身边坐下,随手抓起电视的遥控,调到收费的成人频道。“你这色狼!真的要死了!要人家陪你一齐看小电影。”她看到屏幕上的日本三级片,伸手在我的胸前捶打着。我趁机抓着她的小手,把她拥入怀内。我们以前偶然也会一起看a片的,不过自从生了小怡后就比较少了。“偶尔看看这些片子,当作技术观摩嘛!”我轻轻的在她的耳珠上噬咬着,大手已经在解她睡袍上的钮扣。“急色鬼!你还不够色吗?还要什么观摩……哎呀!”已经被我侵占了挺拔的玉乳。我把她按在沙发上,随手松开了她的乳罩,抛到沙发后面。“哎呀!”婉媚甜美的呻吟和电视机中那日本女优的叫声同时响起。我一手一个的,搓揉着那充满弹力的粉嫩肉团,捏弄那胀硬的岭上双梅。她媚眼如丝的猛在扭动,不是在逃避,而是要把下身挻向我那坚硬的攻城棒。我没有让她久等,带点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开始进攻她的小内裤。其实也不须我多花功夫,在小内裤上浮现的一大滩湿印,已经说明了她的反应。我沿着水迹慢慢的摸索,在湿润的布料上塑造出整片花丘的完美形状。婉媚兴奋得紧握着拳头,连脚趾也蜷曲了起来。“老公,不若先回房间才做吧?”她总是面嫩。我百忙中回了一句:“在客厅做不是刺激点吗?而且我怕会吵醒小怡啊!”小怡的婴儿床就在我们房中,因此最近我们欢好时,婉媚总要忍住不敢叫得太大声。“但这儿……?”她还在犹疑。我不理她,撩开内裤的边缘,夹着在颤栗中挺立的肉核,中指更直接的刺进滚热的花径之中。幽香的蜜液不断的涌出,我忍不住吸吮着幼嫩的花唇,同时用舌头顶进灼热的秘洞内。婉媚紧紧的按着我的头发,肉紧得把头埋在坐垫里不断的颤抖着。随着我一下一下的抽插,终于忍不住吐出快美的呼号。“老公……不要……!我……”屁股拚命的挺高,娇躯猛在颤抖的泄出了大量的花蜜。我也忍不住了,连忙脱下裤子坐到沙发上,把仍在失神中的婉媚抱坐到我的膝上,让她搂着我慢慢的喘气。“老公,你弄得我好舒服!但是……你就不怕人家那儿脏的吗?”她呵气如兰的在我耳边撒着娇。我在雪白的粉颈上轻吻着:“老婆的小妹妹怎么会脏呢?简直是香喷喷的呢!”“不准再说……!”她羞得把小脸埋着我颈后,任由我轻轻的抬起屁股,把湿漉漉的花唇贴在分身的尖端慢慢研磨。我慢慢的挺进,龙头逼开饥渴的花唇,逐少逐少的攻占那熟悉的美穴。婉媚紧皱着眉,咬着牙的承受着我的奉献。“好深啊……!”大龙头深深的刺在花径的最深处,顶在那硬硬的肉块上。婉媚震腾腾的很快便攀登上高峰,灼热的花蜜汹涌的溢出,沾满了我的大腿。我抬着她的屁股上下左右的抛动,抚慰着肉洞中的每一个部位。婉媚的娇吟喘叫比屏幕内那专业的女优更加动听。我慢慢的伸手到她的屁股上,玩弄着那紧封的菊花蕾。那里也已经沾满了我们热情的浆液,糊糊的变得一塌糊涂了。“老公,不要嘛……!那里……脏死了……!”婉媚抗议着我的骚扰。我猛力的冲几下,轰得她无力招架,同时用力的迫进了一节指头。肩上忽地一痛,原来婉媚肉紧的咬了我一口。我忍着痛继续的深入,将整只手指完全插进了她紧封的屁洞。“痛啊!……不要!感……感觉好……奇怪……!”紧锁的菊花蕾渐渐放松,让我的手指可以配合着前面的大分身,一进一出的抽插着。起初婉媚还能扭着屁股在配合,又时不时的在我的肩头上轻咬着,慢慢的她被我愈插愈迷糊,连咬我都没力了,只能软软的挂在我身上,仰着头在“呜……呜……”的喘着气。小肉洞开始急速的抽搐,肉洞底的小肉块也愈变愈硬,顶得我的小弟弟十分的爽。“老公……又……又再来了!不要……!”婉媚无意识在乱叫。花芯深处开始猛力的收缩着,挂在我身上的娇躯愈绷愈紧。我感觉到分身开始不受控的跳动,龙头上的痒麻愈来愈厉害了。连忙猛抽几下,重重的抵在肉洞的最深处,射了!滚热的精华猛的喷出,烫得婉媚尖叫起来,前后的肉洞同时抽搐,紧紧的锁住入侵的异物。我们交缠着倒卧在沙发上猛在喘气。我吻着她那甜甜的樱唇,促狭的问道:“刚才妳叫得好大声啊!是不是给老公干得很爽!”她咬着嘴唇别过脸的不肯回答。可是那满是风情的眼神已经给了我最满意的答案。“喂!舍得把那可恶的手指抽出来了没有?”她扭着腰肢在抗议。我在满是汗水的小鼻子上轻轻一吻,笑着说:“不是我的手指不想拔出来,是妳的屁屁把它锁着,不肯放它出来罢了!”“人家哪里有……?”她撒着娇一拳拳的捶在我的胸口上,同时用力的想把我的手指逼出。忽然“波”的一声!她把我的手指逼出来时,连屁也一起排出来了。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她当然是羞得连耳朵都红透了,把脸埋在我怀里不让我看。“波”!我用口发出放屁的声音,婉媚登时粉面通红,一拳打在我臂上。“你们怎么了?”大姐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婉媚鼓着腮不理睬我!祖儿见了便抢着说:“大姐,妳不要理他们了!二姐和姐夫最爱耍花枪!上次姐夫出差回来,她们还在大门口……”婉媚马上焦急的喝止:“祖儿,妳这小鬼头可不准乱说!”又一面焦急的望着我,我只能无奈的耸耸肩。祖儿向她扮了个鬼脸,附在大姐耳边说:“来!我慢慢的告诉妳!”大姐把她拉到一边,两人小声说大声笑的,又频频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大姐还不时面红红的掩着嘴在偷笑,眼波流转,似乎在幻想着我当时对婉媚的粗狂举动。我忽地想起她上次那句没头没脑的话,心中不其然突突的猛跳。祖儿以为我在望她,也粉面含春的偷偷回望我。幸好我和老婆都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因此婉媚也没有怀疑到在我们的暧昧眼神里,原来酝藏着更深一层的意思。婉媚看着姐姐和妹妹的取笑眼神,面红耳赤的在干著急,却又没有办法掩着人家的嘴巴,只能恼恨的瞪着我,却不知道那神情其实更可爱。她们三姐妹都望着我,但眼神中透露着却是截然不同的故事。我抱起小怡又再“波、波”声的逗着她笑。婉媚“噗嗤”的笑起来,扑过来要打我。我举起小怡做挡箭牌的闹成一团,大姐和祖儿在一旁娇笑着在打气。岳父大人听到我们的喧闹声,也在一旁开心的看着。丈母娘忽然从厨房走出来,垂头丧气的说:“不用等了,仲华说今个星期也不回来吃饭了。”她最疼这个儿子的了。我们登时沈寂了下来。那一顿饭吃得很辛苦。我们面面相觑的,谁也不敢提起仲华和情儿的事。连平时吱吱喳喳的祖儿也不敢多说话,低着头猛在扒饭。其它人更是噤若寒蝉了。岳母吃了两口饭便放下筷子走到厨房哭了起来。外父大人唯有婉言的安慰她,又答应明天陪她上深圳找她的宝贝儿子,她才止住泪返房休息。饭后我们压低声音的在讨论,话题当然是集中在情儿她们身上了。我们都认为生孩子的事是仲华和情儿争执的主因。祖儿还透露原来丈母娘曾经多次的要求仲华逼情儿生孩子,但都被她拒绝了。连丈母娘亲自开口也一样踫壁。为此丈母娘很生气,还嚷着要他们离婚呢!我当然不敢提起和情儿的一时冲动,但却更加体会到她所受的沉重压力。最后我们当然是没有结论。这始终是人家俩夫妇私人的事!我送大姐回家时,老婆也跟去了,一路上还在谈论情儿她们的事。大姐这时才说:“听说仲华在上面养了个女人。”两姐妹的矛头登时一致的指向了自己的弟弟,“包二奶”在她们身为元配夫人的眼中,始终是十恶不赦的罪行。临走时,大姐再三提醒我们约了幼儿园的新校长,还千叮万嘱我们不要忘记!“早安,杨先生。”咦,不纯正的广东话?我抹去额上的汗水,在原地踏着步,看着从后追上来的高美女。“嗨!早安,原来高小姐也喜欢跑步的吗?”我的眼睛不能自持的落在那一抛一抛的胸脯上。以她那标准的身段,应该不需要再操练了吧!我们一同慢慢的跑着,这里是我们居住的屋苑附近小公园的慢跑小径。由于最近较少运动,于是我特地提早些起床,在上班前缓步跑半个钟头。婉媚原本也打算和我一起跑步的,但她总是爱赖床,于是便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我下个月有表演,须要好好的锻炼一下。”高美女面不红,气不喘的说:“杨先生,我反而有点意外你会这么早起床!你们不是很晚才睡的吗?”我不经意的问道:“咦,妳怎知道我们迟睡的?”她顺口答道:“还记得我打搅你们那一晚吗?过了午夜我还在露台听到你们的声音,所以我猜你们平时应该很晚才睡罢了。”我停下了脚步:“我们的声音?”哎呀!那一晚我忘了关上露台的玻璃门!我的脸登时红了起来。她忽然发现说溜了嘴,连忙解释说:“我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她在说谎!却给结巴的说话和羞红的脸出卖了。我们面红红的对望着,最后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美女的笑容可以把冰山都溶掉,何况是那些许的尴尬呢!“你们……好恩爱啊!”她松开缠在颈上的毛巾抹去脸上的汗水,顽皮的逗我说:“还叫得好大声呢!”我们再次迈开脚步。高美女的运动衣又开始在波涛汹涌了,没有了缠在颈上的毛巾,一大片白皙的肉光登时在宽敞的衣领中争先恐后的透着光。那在月光下前后摆动的丰硕乳房又再掠过我的脑海。我愈走愈慢了(你不妨也试试硬着小弟弟走走,便会明白我为什么跑不快了),高美女见到我的狠狈像,竟然面红红的取笑我说:“怎么了?昨晚又太努力了吗?”我忍不住回敬地说:“彼此彼此罢了!我们可不敢跑到露台上玩!”这次轮到她停了下来。我愕然的发现她眼眶红起来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连忙道歉。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回身飞快的跑了。我跺着脚在干后悔,人家始终是女孩子,而且这样不光彩的事……“哇!”是高小姐的尖叫!我连忙奔上去,远远的看到她倒在地上,身边不远处还有只野狗在恶狠狠的吠着。我随手拾起根树枝,跑上去赶走了那野狗。“高小姐,妳没事吧,有没有让狗咬着了?这一带近山,时常有野狗出没的。”我蹲下去慰问。她按着足踝皱着眉说:“真没用!因为小时被狗咬过,所以特别怕狗……”她挣扎着想站起来,却一个踉跄的站不稳几乎倒下。我马上扶她再坐下,拉低她的袜子,在她微微肿起的足踝上抚摸着:“看来是扭着了关节!要看跌打医师才成。”我看着她一脸的焦急,安慰她说:“应该不是大问题!休息两三天便会没事的了。不会影响妳的演出的。”她苦笑着点点头。“可以走吗?让我扶妳回去。”我慢慢的扶起她,但一开步,她便痛得冷汗直冒。她叹气着说:“杨先生,你要上班,还是先走吧!我坐下来多休息一会,应该可以慢慢的走回去的。”我摇头说:“妳现在已经痛得走不动了,一会儿怎会忽然的好起来呢?如果不小心再伤上加伤的话,到时真的不能演出了!而且刚才那只野狗随时会再出现的。”“那……?”她六神无主的像想哭的样子。我深吸一口气:“这样吧!这儿距离我们家不是很远。如果妳不介意的话,就让我背妳回去吧!”她马上推辞:“这怎么可以!我太重了!”我坚决的说:“那我们只有待在这儿等人经过帮手吧!不过这儿比较静,可不知要等到几时?”她犹疑了一会,见附近真的连人影也没有,唯有无奈的点头:“那只好麻烦你了!”我扶着她,慢慢的把她背起。噢!原来她真的不轻啊!事实上要比我想象的还要重。可是身体却是软绵绵的,尤其是压在我背上的那两大团肉,沈甸甸的好够份量!“对不起,杨先生,辛苦你了……刚才我实在太没礼貌了!”我忍住不敢大声的喘气:“应该是我道歉才对!高小姐,我不是有心偷看你们的。”“我知道不关你的事,他这样变态的玩意,迟早会让邻居发现的……”她幽幽的说,沉默了下来。我忍不住问道:“高小姐,请恕我冒昧!妳们……是什么关系?”“唉!”她长长的叹着气:“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是他用钱买回来的玩物,是他困在笼中的金丝雀……杨先生……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下贱?”我同情的说:“每个人的背后都有自己的际遇,是不应该用自己的标准去把人家胡乱地贴标签的!而且我觉得人家对妳的感觉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妳自己如何去看自己!”“杨先生……”我忽然感到后颈有点湿,她在哭……“对不起!我太多事了。”“不!杨先生。我很感激你没有鄙视我。”她伸手擦去眼泪:“其实我何尝不想清高,可是以我的背景,留在家乡我根本没有机会。为了追寻自己的梦想,我才不得已的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语气中充满了无奈。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原来她因为在舞蹈学院挤不上最顶尖的一班,不但争不到出国进修的机会,连分配一份好一些的工作也轮不到。为了不用屈死在农村教小孩子,她选择了走快捷方式——搭上了一个发了达回乡投资的同乡,也就是那死胖子。他为她搞了张单程证来香港。代价当然就是她的身体了!唉!内地学生的竞争有多激烈,我也知道一二。而且由于制度未完善,官员干部趁机弄权渔利的事,更是无日无之。也难怪不少人不惜一切也要离乡别井,到国外去寻觅理想。她说:“其实我已经打算离开他,堂堂正正的重新做人!”她说应该快储够钱可以自立了。我高兴的说:“那就好了!我热切的期望见到那一天的来临!噢!我们快到了……”屋苑的大门已经在望。门口的管理员知道她扭伤了腿,连忙帮我一起扶她上楼。我又替她约了相熟的跌打医师。告辞时,她在我的嘴唇上飞快的踫了一下。“谢谢你!”我抚摸着唇上的余温,呆住了。

  新浪娱乐讯  据外媒报道,日前,蕾哈娜生活在巴巴多斯的父亲罗纳德·芬蒂(Ronald Fenty)感染新冠病毒,称一度觉得自己“要死了”,蕾哈娜一直关注着他的病情,还给他送去了呼吸机。

,,江西快3

Powered by 河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